第三朵自闭的花岗岩

[茶布茶]路灯

“我现在要死了。”阿帕基严肃的说。“谁也不准来拦我…谁也不会拦我。”

“您好,”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男人在他的身后忽然出现,差点把阿帕基给吓得直直落入河中——而他确实滑落了,男人眼疾手快的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掉进河里。

“能不能借我一里拉?”


捏造相遇茶布茶无差快速短打


那不勒斯的冬天多雨,水面上阿帕基的影子被细微的雨水打得支离破碎。

在那发生之前他都没有这么接近死亡,即便他的人生一塌糊涂,继续过着这样的日子或许还没有简简单单的死来的轻松。

河边的路灯无声的轰鸣着倒下,这是一个预兆也是一个劝告:你的死期也已经快到了。

因此阿帕基听从了他的指示,在这个凌晨爬上了高高的...

太感人了我觉得今天应该能做完作业然后就有时间摸鱼和写长篇了图文无关

说个有关的我写基佬敲门只是为了这种东西而已我才不在乎这群直的跟没煮开的意大利面男人谈没谈起来呢(找打)

四点三刻的米斯达时间

基佬敲门第四篇,倾情送给米斯达一个专场,猫和阿帕基比较多。

虽然我网页用户看不见合集但是前文看合集


38


米斯达是在对面楼下的餐厅里听说特莉休的名字的。大家对于这样一个忽然降临在这里的美人充满了兴趣——特莉休还在读中学,可是这儿距离最近的学校也有点距离,不知道为什么她搬到了这条街上。

有人说特莉休与布加拉提交往甚密,而那个角度正好方便他们隔着一段距离交流,或许是布加拉提的年轻女友。当他们谈及这个的时候,餐厅里几位听八卦的老婆婆还发出了一声惋惜的叹息,他们对布加拉提虎视眈眈许久,谁都想把他给纳为孙女婿。

米斯达相信...

你温柔的手轻轻叩响我的甜甜圈

基佬敲门第三篇,12是同一篇,下一篇我们都喜欢那个人。

聊天窗里布茸茶胜出了,所以说善用头像下面的聊天功能啥都会有的,但是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直男(?)

前面直接看合集


29


阿帕基的窗前长出了一颗树。

这并不是问题哪怕你在沙特阿拉伯只要你想要的话也可以拥有一棵树。这棵树在寒冬中发芽,春天开出甜甜圈,夏天就能收获甜的麻花棍,阿帕基吃得很开心。

到了秋天,这棵树终于结出了新的小玩意。

阿帕基提着水壶去检查,然后他看见上面堆着几个恐怖的东西。

“嗨,阿帕基”乔鲁诺的头说:“现在我终于长出来见到你啦。”

阿帕基惨叫着醒来了。


30...

成年事故

基佬敲门系列的实际上的第二组

前篇

当你听见我在敲门

当你没听见我在敲门

早上过后奶的茸布茶三角木大亲子粉红亲子米莓草莓橘,写了几个并买一送一送了吊老板和茸布塑料假车,亲子有孩控式ooc注意。

几乎全都是直男没什么爱情故事只有骚话


15


“那是什么?”乔鲁诺问。

“那只是个石礁。”布加拉提回答,他开着车从海岸边经过。

乔鲁诺好奇的趴在窗口:“它看起来就像阿帕……章鱼一样。”

“不要担心,乔鲁诺。”布加拉提勾起嘴角:“小时候我也觉得他像章鱼,但是见过阿帕基以后谁都会觉得它叫阿帕基。”

“告诉你我的头发能发出镭射的那个朋友就是……”

“原谅他吧!”布加拉...

当没你听见我在敲门

被悲惨分段的下半部分,先看前后没啥区别反正乱序,上半部分

说实话我讨厌上中下所以我改名了看起来简洁一点


8


“你怎么不早点说!”阿帕基朝着福葛发火:“我也要回那不勒斯去……这该死的美国,我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了。”

“你得走完这个红毯,阿帕基。”福葛无情的宣告。“但是,我向公司为你争取到了复活节的后两天,所以你应该感谢我而不是朝我发火,他妈的。”

“你他妈怎么不早点说?!我都没告诉布加拉提!”

“你给我告诉你的时间了吗?”福葛满脸写着不可理喻,但是他偏偏又能理解,他比阿帕基更想回一趟那不勒斯,他觉得他离开意大利那么久,足足四天了,而且他还得再待三天,纳兰...

当你听见我在敲门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分段写,所以是乱序的。护卫队什么都有。

我恨lof,他不让我一起发,但是分成两半就可以,这让我这种喜欢一口气搞完的人无敌烦躁,尤其是我写完了。



1


黑白的色块在墨镜之外不知疲倦的涌动着,闪光灯并不刺眼,乔鲁诺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一点。但那不勒斯依旧比他想象的要来的更加狂热。

“就像什么大型的节日庆典一样,对吗?”一个黑发的年轻人在通道的末尾向乔鲁诺伸出了手,他恰好站在室外,因此嘴里还叼着一根香烟。他呼出一口气掐灭了还剩半截的烟,白色的烟雾弥漫在他的眼前,让他的相貌变得模糊不清。

“你来的正是时候,”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恰好烟雾散去。“如果大明...

没了,然后我要去参加短篇小说大赛

论个三角为什么变成分析阿帕基

我在写完之前真的没想到为了反驳醋王茶说

我分析完了漫画阿帕基的每一个出场,我简直是假布厨不过我真心实意爱着阿帕基(唱)虽然44早就劝我写了不过我一直觉得没可能整理,反正都是我自己的理解我不管了,反正就当作我自己留念用的东西以免跑偏(这并不是讨论串)

原文↓

晚上有朋友给我发了一张神奇的微博截图

对就是讲茸布茶的那个好像转发还很多,然后我没微博看不见,44哒哒哒的就去搜居然转发都在吃没有人反驳

莫非是我个硬汉直男不懂你们的爱情

我们一起快乐惊奇9012,我才发现原来我流大三角跟你们这么格格不入吗辛苦看我九万八千七百字茸和茶的分析和日日夜夜的数十万布加拉提单独的44老师还

我九零一二年的文件夹里第一张居然是茶徐我akfhshglshgs

昨天晚上44老师梦见我画了一个非常意大利式的茶徐漫画,大概是因为我们睡前在聊Gucci组

虽然44应该没见过我两千年前的确用这种感觉画过漫画但是为什么梦中福至心灵知道我会这么画我救命啊这莫非是魔法

然后徐徐是公主,茶是恶龙的设定是我自己加的,但是看起来这个龙有点太美了我都开始妄想徐茶,暴力公主和美丽恶龙(邪教就别脑下去了)

(不断被承太郎欧拉)

正好给草草的贺年徐伦还没画完,到时候就直接印了这个送过去讨打好了(真的讨打)

我都忘了问怎么称呼了呜呜一位老师之前说的簪花拍照的JK但是为什么要现在呢要是在一百年前那我就好看死了然后快速的涂了

但是说真的我试了好几次布加拉提都不像女孩子本来他明明长得就像,干啊,果然是我的问题,一直以来我都在画女装大佬但是不画女孩子以至于不会了

所以这张成谜了

[茶茸茶]花你丫了个叭叭叭叭

那是一朵花。阿帕基想,一朵不知道叫什么的傻乎乎的花,它的花心是金色的,而花瓣看起来像浅粉色。

它长得有点像雏菊,但是阿帕基没见过这样的雏菊,尤其是,它开在乔鲁诺的头上。

它怎么会开在乔鲁诺的头上?


和飞机一样其实是没有杀掉波尔波的if,茸普通的加入小队然后布加拉提还是普通的队长。依旧是那种逻辑不对的神经东西布加拉提可能不需要我这种粉丝。


我可能在做梦,阿帕基想。

于是掀桌而起,坐在他边上的米斯达用最快的速度收回了自己的茶杯,但是布加拉提刚才并没有注意到阿帕基,他在和福葛讲话,因此被红茶浇了个猝不及防。

“对不起。”阿帕基说,但是眼睛却看着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吃布丁的...